正在閱讀:在凝視故鄉中審視自我——讀散文集《結廬在人境》
首頁> 光明推薦 > 正文

在凝視故鄉中審視自我——讀散文集《結廬在人境》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11-06 07:1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若水

  房蒙的散文集《結廬在人境》首篇是《故鄉》。顯而易見“故鄉”二字之于作者、之于本書有著特殊意義。讀完全書,我更是為他筆下的故鄉所深深感動。作者在書中稱他的故鄉為溪坪——我知道這只是一個化名——這個地處沂蒙山區的靜僻山村,是作者幼年時期生長的地方。這里有著具象的山水風景和生動的鄉土人情,飽含著陽光和泥土的芬芳。作者把自己投入到與故鄉的關系之中審視、發現和規劃自我。比如在《暮色蒼茫》中,他寫道:“或許我還太過年輕,直到如今也還沒有夢到過在黃昏時分回家的情形,而事實上我也從來不是一個幻想在黃昏里衣錦還鄉的人。”作者所說的“夢”是對未來念想的一種忐忑;“黃昏”更多的是人生意義上的黃昏。這讓人深切地感受到作者對故鄉那種赤子般的眷戀。

在凝視故鄉中審視自我——讀散文集《結廬在人境》

《結廬在人境》 北京時代華文書局2019年8月出版

  書中的故鄉更多是一個文學象征意義上的場所,是一個已經過濾和淘汰掉痛苦記憶的地方。它裝載著作者的生命原點、記憶起點,以及追求“真善美”人生價值觀的初始點,潛藏著當初為什么而出發的原始密鑰,是隨時可以回歸的心靈家園和精神棲息地。

  作者曾在書中反復提及一頂斗笠,那是在自認為已非小孩子之際,斗膽向母親申請由自己專門在集市挑選的斗笠,體現著個人自由意志的初步形成。作者在《藍色翅膀》中專門詳細描寫了斗笠被風吹走的過程。這在現實生活中本是一件極其普通的事,但作者卻一直耿耿于懷。一個人在衡量自己的物件時,首先看重的應該是它們在生活中的意義,這才是最為珍貴、最為本真的生活態度。這頂斗笠其實不再是斗笠本身,已經文學意象化了。這是故鄉一段已經消逝不見的美好時光,也是作者個人再也回不去的童真歲月,代表了他對真善美的孜孜追尋。

  作者經常在記憶中的故鄉穿梭,通過與現實的人和事對比,去體味人間真情,去思考人生的意義。在《肖》一文中,作者通過對比兒子與自己幼年時異曲同工的種種荒唐表現,展現了愛與寬容的力量,讓人體會到了生命傳承的意義。但有時,成長卻也意味著失去。我們這一代人,是典型的“過渡人”和“半截人”。在農村長大卻又在城市定居,是根植于土地上的作物,卻又在高樓大廈的半空中存活,身處現代工業文明社會,卻又飽受農業傳統文化的熏陶和浸潤。這使得我們的思想行動呈現出明顯的矛盾和猶疑特征:討厭喧囂卻又害怕孤獨,享受人間煙火卻又渴望精神家園,不愿隨波逐流卻也不想踽踽獨行,思想上堅守傳統,行為上卻又放棄傳統,常常在健身房里揮汗如雨卻又很少能夠靜下心來享受心靈沉思的安寧。所以,作者在自我介紹時寫道:“思想開放的行動保守派,樂觀曠達的悲觀主義者,田園既蕪的心為形役人。”在作者看來,那頂落在懸崖半空、被斜坡上的荊棘勾住的斗笠,正是他目前心境的寫照。斗笠,這個農耕文化的象征,被風這個時間的具象吹到上下無著的尷尬境地,不正是作者逃離鄉野、投身城市,卻又對鄉村生活念念不忘的畫像嗎?

  面對這種成長和時代困惑,作者在以故鄉為具象載體構造的心靈空間中,進行了深入思考。這是與自己的工作生活緊密結合之后的哲學感悟。從藏區高原途中的悲憫,到遼闊大草原上的頓悟,從克孜勒蘇河畔的隨想,到天荒坪小鎮的沉思,都留下了作者思考的印記。《大地》的開頭,作者說道:“我也曾于暮色四合時分疾行在鄉野的路上,是的,歸家的路上。如今還能真切地體會到那種歸家的急切,仿佛腳步再慢一些,我就會被攔阻在外面的世界,從此失去走進家門的資格。”通過這本散文集,作者寫出生命是從出發到回歸再認識、再發現的歷程。回歸的過程,就是體味愛、發現生活本質的過程。作者筆下的心靈故鄉,讓人時時能夠感受到一種難得的寧靜、充實和滿足,我相信這源自作者內心的真誠。

  一本好書,總能讓讀者從中看到自己或生活的影子。品讀《結廬在人境》,我似乎總能在恍惚中看到自己,也總感覺它是能夠安神靜氣的一杯清茶,含有能夠幫助我們蘇醒記憶的神奇配方,借助這些記憶密碼,也許就能夠找到回歸心靈故鄉的路。

  《光明日報》( 2019年11月06日?14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武漢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正式解除

  • 中斯合營漢班托塔港啟動燃料油加油業務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這是正式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后武漢市開往湖北省內的首趟始發列車。這是正式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后武漢市開往湖北省內的首趟始發列車。這是正式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后武漢市開往湖北省內的首趟始發列車。
2020-04-08 08:57
這是4月7日晚在武漢龜山拍攝的黃鶴樓夜景。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這是4月7日晚在武漢龜山拍攝的黃鶴樓夜景。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這是4月7日晚在武漢龜山拍攝的黃鶴樓夜景。
2020-04-08 08:38
這是4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準備駛入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的“凱歌”號油船。詳細>>>  這是4月2日無人機拍攝的到達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的“凱歌”號油船。4月6日,在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工人在“凱歌”號油船上進行低硫燃料油卸載作業(無人機拍攝)。
2020-04-08 08:58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鄧浩/攝)  武漢長江大橋“飛架南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鄧浩/攝)  遠處的鸚鵡洲長江大橋燈火通明。
2020-04-08 07:30
這是4月7日晚在武漢龜山拍攝的黃鶴樓夜景。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這是4月7日晚在武漢龜山拍攝的黃鶴樓夜景。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這是4月7日晚在武漢龜山拍攝的黃鶴樓夜景。
2020-04-08 06:58
4月7日晚,從長沙來武漢探親后一直滯留在武漢的旅客劉先生在武昌火車站進站時向工作人員出示健康碼,準備乘坐K81次列車離開武漢。4月8日零時50分,從西安駛往廣州的K81次列車從武昌火車站開出,這是武漢“解封”后經停載客開出的首趟旅客列車。
2020-04-08 06:57
4月8日凌晨,K81次列車到達長沙火車站,兩名從武漢來的乘客(前左一、前左二)下車后走在站臺上。
2020-04-08 06:55
4月7日,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人們戴口罩出行。塞內加爾衛生和社會行動部長阿卜杜拉耶·迪烏夫·薩爾7日在每日新冠疫情通報會上表示,過去24小時內塞內加爾新增治愈病例13例,治愈病例總數已經達到105例。
2020-04-08 06:55
4月8日凌晨,在武漢北高速收費站,工作人員移除圍欄。4月8日零時起,武漢市正式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復對外交通。4月8日零時起,武漢市正式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復對外交通。
2020-04-08 03:07
4月7日,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乘坐的國航包機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受到水門禮迎接。當日,中日友好醫院和中國醫學科學院157名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圓滿完成任務后平安抵京。當日,中日友好醫院和中國醫學科學院157名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圓滿完成任務后平安抵京。
2020-04-08 03:05
4月7日,在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工作人員在社區消毒。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烏茲別克斯坦防疫人員在首都塔什干開展消殺作業。4月7日,在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防疫人員向街道噴灑消毒液。
2020-04-08 03:04
4月8日零時起,武漢市正式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全市景觀照明開啟(無人機拍攝)。
2020-04-08 03:03
4月7日,武漢光谷環島開啟燈光秀(無人機照片)。當日,隨著武漢解除離漢通道管控進入倒計時,全市開啟了城市景觀照明,夜色中的武漢美不勝收。當日,隨著武漢解除離漢通道管控進入倒計時,全市開啟了城市景觀照明,夜色中的武漢美不勝收。
2020-04-07 23:46
4月7日,在英國倫敦,代表約翰遜處理有關事務的英國外交大臣拉布(左一)離開唐寧街。英國首相府發言人說,約翰遜被轉移到重癥監護室前已安排英國外交大臣拉布代表他處理有關事務。
2020-04-07 22:52
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攝  4月7日,在武漢動車段,列車停靠在存車線上(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攝  4月7日,在武漢動車段,列車停靠在存車線上(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攝  4月7日,在武漢動車段,列車停靠在存車線上(無人機照片)。
2020-04-07 22:47
這是4月7日在青島大珠山拍攝的杜鵑花(無人機照片)。近日,山東省青島市大珠山風景區的杜鵑花陸續進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鵑花綿延數里,蔚為壯觀。近日,山東省青島市大珠山風景區的杜鵑花陸續進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鵑花綿延數里,蔚為壯觀。
2020-04-07 22:34
4月6日,在日本東京,行人戴口罩從櫻花樹下經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7日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宣布東京、大阪、埼玉、千葉、神奈川、兵庫和福岡7個都道府縣進入緊急狀態,有效期限至5月6日。
2020-04-07 22:34
當日,記者探訪位于廣州市從化區的口罩生產商廣州福澤龍衛生材料有限責任公司。當日,記者探訪位于廣州市從化區的口罩生產商廣州福澤龍衛生材料有限責任公司。當日,記者探訪位于廣州市從化區的口罩生產商廣州福澤龍衛生材料有限責任公司。
2020-04-07 22:06
加載更多
北京冰球俱乐部哪家好